联合早报

下午察:“强国交通”牵强附会?


 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  更新时间:2023-01-20 22:35
下午察:“强国交通”牵强附会?

中国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经历一年半的下架整改后,其应用程序终于在星期五(1月20日)重新上架。不过相比滴滴意料之中的回归,另一款“未见其物,先闻其名”的“国字头”出行软件却引发了更多讨论。

据中共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星期三(1月18日)报道,汇聚了数十家网约车公司运力的中国首个“国家级的交通出行平台”、由“学习强国”平台与交通运输部联合打造的“强国交通”应用程序已完成内测、即将上线。

报道还引述“强国交通”项目组负责人童光来介绍说,预计平台未来接入运力将占市场全部运力的90%以上,且上线后也将接入微信、支付宝、抖音等平台,方便民众享受安全、便捷的数字交通服务。

不过,还没等大家充分消化这个似乎代表着网约车市场或也将“国进民退”的新闻,被点名的两个官方平台就在星期四(1月19日)相继辟谣,与“强国交通”撇清关系,而《北京日报》的原始报道和转载也遭到了删除,令这个全新平台的身份愈发扑朔迷离。

“强国交通”来历不明?

据界面新闻引述中国交通运输部报道,“强国交通”应用程序与交通运输部无关,“该信息有误”。不过,报道没有具体提出是哪部分信息有误。(互联网)

据界面新闻引述中国交通运输部报道,“强国交通”应用程序与交通运输部无关,“该信息有误”。不过,报道没有具体提出是哪部分信息有误。

“经济观察网”则引述一名匿名消息人士称,交通运输部机关和下属技术支援单位对“强国交通”应用程序“全然不知情”。消息人士认为,网传“强国交通”程序界面上还直接打上“交通运输部”标识一事,“有碰瓷嫌疑”。

相比起来,“学习强国”官方微信公号星期四发布、题为“‘学习强国’愿意为广大读者网友提供更丰富、更便捷的服务”的文章,则披露了更多的细节,包括其确实与交通部有关部门进行了项目合作开发。

文章指出,“学习强国”与交通运输部下属的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合作开发的项目,并不是媒体所报道的“国家级出行平台”,而是在中国国务院客户端“货运行程宝”基础上的转接小程序,通过在“学习强国”上设一个接口,实现互联共享、一屏展示,为用户提供便捷和高效的数字惠民服务。而且,目前这一接口尚在开发中。

文章还提到,此前“学习强国”已接入包括“防疫健康码”“1905电影网”“在线问诊”等多个第三方平台,使用户可以从“学习强国”点击相应图标,直接跳转到第三方小程序页面,并强调“这也是许多互联网平台都具备的功能”。

“学习强国”由中共中央宣传部开发,2019年以应用程序的形式上线,被视为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共意识形态宣传的新尝试。软件推出后,许多机关部门及国有企业单位均要求党员和员工安装下载并每日打卡使用。

“学习强国”由中共中央宣传部开发,2019年以应用程序的形式上线,被视为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共意识形态宣传的新尝试。(互联网)

“学习强国”负责人还在文中说,为3亿多读者、网民提供丰富的学习资源、便捷的服务功能,助力文化强国、科技强国、交通强国、教育强国、健康中国建设,是平台努力的方向。

换言之,虽然两个官方部门、机构都对这次的消息进行了辟谣,但“学习强国”与交通部合作开发中的项目,未来是否会被命名为“强国交通”,又是否会包括例如网约车服务等更多功能,恐怕在相关项目正式上线前,都不好下定论。

民企“碰瓷”国家队?

有不少网民和中国媒体顺着交通运输部相关人员“碰瓷”的形容,顺藤摸瓜找到了疑似“强国交通”真正的开发公司。

据“财经E法”报道,根据企业信息数据库“天眼查”信息,有童光来同名人士手中拥有多家小微公司,其中包括他作为监事的北京众盈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强国交通”应用程序截图中显示,平台由“光信5G消息平台”提供技术支持和运营服务,而该商标信息由众盈通持有。

“强国交通”应用程序截图底部显示,平台由“光信5G消息平台”提供技术支持和运营服务,而该商标信息由众盈通持有。(互联网)

资料显示,众盈通公司2021年11月成立,注册资本315.8万元(人民币,下同,约61.5万新元);公司董事长蒋萍、董事黄帅、董事财务负责人刘涛、监事童光来。不过,该公司接待人员对媒体的采访请求未予置评。

虽然无法查到童光来或其公司的明确官方背景,但舆论普遍认为,能够注册“国字头”招牌并得到官媒报道,不是简单的“野鸡公司碰瓷“能够解释的。

官进民退、裁判下场比赛?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截至2022年6月,中国网约车用户规模就超过了4亿人,而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系统去年12月共收到了5.04亿单订单信息,并预计到2025年,约车市场将能拥有8620亿元的年交易规模。

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不想入市分一杯羹者几希。据交通运输部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系统统计,截至去年年底,中国就有298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其中包括比较有名的滴滴出行、美团打车等十几家。

从2021年7月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启动对滴滴的网络安全审查开始至今,官方对网约车平台的监管一直没有放松,期间也曾多次约谈相关平台企业,要求他们规范经营行为,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而监管中的一个重点,便是对用户个人信息和数据安全的保护。

值得注意的是,在《北京日报》最初关于“强国交通”的报道中提到,基于网约车行业一度存在的无序扩张和数据安全问题,“强国交通”将秉承数字惠民和安全可控的原则,将陆续上线多项功能,最大程度保护用户数据安全与个人隐私。也就是说,至少在这一点上,“强国交通”是与官方期望切合的,甚至有点应官方关注焦点而生的味道。

中国官方对网约车监管中的一个重点,便是对用户个人信息和数据安全的保护。“强国交通”在这一点上是与官方期望切合的,甚至有点应官方关注焦点而生的味道。(互联网示意图)

有分析认为,若官方以后真的搭建起国家级汇总平台,在占据相当的市场份额后,可能会从数据安全作为切入点,将平台权力从简单的汇总变为分级管理,进而形成新的监管甚至整改模式,并可能最终引向“国进民退”、将被汇总的企业收归国有。

有网民认为,哪怕最后不是将民企收归国有,但负责制定规则的官方,以搭建平台的形式参与经营竞争,无异于“裁判下场比赛”,对正常的市场经济并不公平。

一名匿名网友在知乎的相关提问下写道:“从建立社区饭堂,接着生鲜供销社,再接着民企的公职人员驻派,现在又出了交通平台。你问我有哪些期待我说不上,只是觉得有扇门在缓缓的关闭……”

不过,也有网民指出,中国不是没有官方下场参与互联网等高新技术产业竞争的先例,并举例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大陆后,官方曾大力宣传打造的国家级搜索引擎“人民搜索”。“人民搜索”经历了官方强推,拥有过乒乓名将邓亚萍作为总裁的辉煌,但最终“败光了20亿”,改名“即刻搜索”后又与另一个官方平台“盘古搜索”合并,最终成为了鲜为人知的“中国搜索”。

网民指出,虽然有国家背书,但人民搜索的惨淡现状证明了仅依靠国家政策的产品,如果给不了用户想要的创新和体验,自然也难以成气候。

不过,对于民营企业而言,官方若是进入市场,恐怕将为他们未来能否继续以科技创新和市场经济、而非政策推动发展,蒙上又一层不确定的阴影。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21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