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马皞天:波澜壮阔的2022中国舆论场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23-01-26 07:55
马皞天:波澜壮阔的2022中国舆论场

马皞天

以往很少有这种感觉,大事一件接着一件,震撼一个接着一个,但2022年的中国就是这样的一年。这样的震撼首要体现在舆论场上。舆论与自上而下的政治宣传不同,它是自下而上、去中心化的。舆论之所以能从孤立的事件形成舆论,除了传播机制的助推外,更因为它代表一种社会中的意见,戳中了某个社会痛点。

中国正处在奔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伟大叙事里,事业很伟大,时代很伟大,也取得了不少成就。但微观上的社会尾端,却各有千秋、百态尽显。有的人赶上了时代,朝气蓬勃;有的人没有赶上,日子过得苦楚。

唐山打人事件走进舆论场,展现了危险中国和安全中国的反差;铁链女走进舆论场,展现了奴役中国和人权中国的反差;郑州红码事件走进舆论场,展现了滥权中国和制度中国的反差;《隐入尘烟》走进舆论场,展现了贫穷中国和富裕中国的反差;毒教材走进舆论场,展现了审丑中国和审美中国的反差;二舅走进舆论场,展现了内耗中国和张力中国的反差。

过上好日子的大部分中国人惊呼,“中国怎么还有这种事!中国怎么能有这种事?”这些对比和反差太强烈、太刺眼,进步中国怎么能容忍一个落后中国?“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被大陆政府总结为当前中国主要矛盾的一个方面,2022年这种不平衡不充分以种种强烈对比的形式,太直白地展现给了所有舆论场上的观众。这些事件走进舆论,是因为人们期许着一个公平、全面发展的中国。

2022年3月21日,东航空难成了近年中国最惨烈的空难。“满山不见人,满山都是人”,这场灾难触动了社会中许多人。飞机上承载着100多位普通人的平凡故事,那时那刻戛然而止。此刻的舆论场抛却了复杂的历史社会文化立场,表现出一致对生命的惋惜和命运的不甘,人们推己及人,不由得想到身为平凡的自己。

死生亦大矣。如果说戈尔巴乔夫、伊丽莎白二世、江泽民这些“地标式”人物的过世,在舆论场上带给人们历史延续惯性戛然而止的震撼,体现的是舆论场上人们的历史认同;那么“小人物”过世走进了舆论场,体现的则是一种社会认同和心理认同。

海南三亚和山东济南,两名10多岁的少年刘学州和高彦,在去年因为各自的原因先后选择了轻生。他们的离世,展现当前中国社会的隐疾——网络暴力、校园暴力、儿童拐卖、性少数平权。

中国并不完美,中国还应该更好。舆论场上涌现了人们对一个更公平、正义社会的大声疾呼。这些有力的呼吁正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传统上,政治离中国公众很远,普通人只有私下评论的份。但2022年,人们参与政治的方式更加多元。以北京来说,不光有城市中心人民大会堂传达出的“大传统”,更有北京闹市街头传达出的“小传统”。这些以往不敢想象的政治大事扎堆发生在这一年,此起彼伏,让每一个关注时事的人都倍感惊讶。这一年中国政治舆论场不光关乎庙堂之高,也关乎江湖之远。

乌克兰战争的爆发比别的国际事件带给中国更大震撼——大国博弈发生质的变化,国际秩序不再如常。为了跟俄罗斯站在一起,政治宣传用政治联盟的利益含混了侵略战争的非正义,但舆论却分得清。

如果说其他领域的舆论意见相对还算谈得来,俄乌战争带给中国舆论场的则是去年最大的割裂。“中国这么大,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诉求,对同一件事也有不同的看法,这很正常,要通过沟通协商凝聚共识”。2022年8月,第四次台海危机爆发。中国军队箭在弦上,战争离中华民族似乎并不遥远。两岸只能携起手来,台湾不能成为下一个乌克兰。

2022年因为疫情,中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发生了太多事。舆论中心的人们因为疫情受苦,舆论的观众也因为自身感受着疫情,对外界的苦难更加感同身受,人们少有地和舆论场一起躁动了起来。年底中国放开防疫措施,人们感受到突然的自由,气象一新。虽然离农历春节还有不到一个月,但人们太急切要找到一个突破口,迫不及待要把阳历的元旦作为一个标志性的节点,数万人齐聚闹市,放烟花、倒计时,这是三年未见的景象。

2022年的最后一刻,我到北京西郊首钢园区参加了新年倒数灯光秀活动,现场人头攒动、人群齐声欢呼。10年前,首钢是一片污染严重的没落工业区,现在被改造为创意园区,承办了北京冬奥会,一边的滑雪大跳台见证许多运动员的矫健身姿。首钢的变化是日新月异中国的一个缩影,中国的发展有目共睹,成就举世瞩目。

“人不是活一辈子,而是活几个瞬间”,2022年由一个个惊涛骇浪的事件接续,共同构成这一年中国波澜壮阔的舆论场。天地幽幽,宇宙无穷,在中国这片土地的几千年历史里,有的年份平静,有的年份激烈,但2022年确实是值得被书写的一年。

作者是北京会计事务所咨询师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21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