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吴俊刚:阿德恩为什么辞职?


 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  更新时间:2023-01-25 07:55
吴俊刚:阿德恩为什么辞职?

吴俊刚专栏

一个女人同时要挑起家庭和国家的重担,谈何容易?因此,虽然阿德恩只是42岁,但担任总理五年半下来,经历种种危机,所承受的身心压力之大,难以想象。说自己现在已经没有足够精力来处理国事,应该并非虚言。最难得的,是她选择了适时自我引退。对政治人物而言,这是一件最难做到的事。

1月19日,兔年即将来临之际,新西兰总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突然宣布辞职,消息震惊国内外。辞职的理由也出人意表,但又很平常。她自称“已经没有足够的精力”(no longer has enough in the tank)继续领导国家,2月7日会是她在任的最后一天。

新闻报道说消息震惊国内外,首先在于来得突然,其次是在一般人心目中,这位女总理干得还是很不错的,不论是处理国内问题还是外交课题,都有板有眼,有理有据,堪称巾帼第一,非世界其他女政府领导人(甚至许多男性领导人,包括澳大利亚前总理莫里森)所能比拟。

阿德恩于2017年出任总理时年仅37岁,是新西兰史上第三位女总理,也是1856年以来最年轻的总理。她令人激赏的表现包括在克赖斯特彻奇(旧称基督城)发生恐袭事件后的反应。2019年3月,一名澳大利亚男子闯入两座回教堂乱枪扫射,导致51人死亡,40人受伤。阿德恩除了谴责恐怖主义,也呼吁各方团结应对威胁,并加强对枪械的管控。

在外交上,阿德恩在处理与中国的关系上就显得远比邻国的莫里森强得多,给人的印象是,比起澳洲,新西兰虽是小国,外交上却更加有独立性和自主性,手法也更加圆融,不完全听由美国颐指气使。作为西方阵营的一员,这是很不容易的。

阿德恩也可说是个特立独行的奇女子,没有结婚,却有长期同居的男伴侣;当上总理后,还怀孕产下一女。一次到联合国出席会议时,竟抱着女儿同往。女儿今年就要入学了,因此她说应可以陪女儿上学了。她也对男伴说:“我们终于可以结婚了。”

回到阿德恩含泪辞职的理由,按照她本人说法,没有别的,就是感觉自己力不从心了。她说,“政治人物终究也是人,我们尽力而为,能多久就多久,直到不能为止。对我来说,是时候了。”她坦承担任总理的确使她心力交瘁,“如果你没有充足的精力(a full tank),加上一些以防不测的后备力量,那你就无法也不应继续做这份工作。”

这是很人性化的理由。不过,对政治人物的说法,人们总会持几分保留,也不难想出其他“可能”的理由。比如:阿德恩领导的工党在上个月的一个民调中,支持率仅为33%,落后于反对党国家党的38%;她长期维持零容忍防疫策略,在国内被批为过于严苛;过去一年,通货膨胀率升至近30年最高;此外还有犯罪率上升等,使阿德恩政府的信誉受损。

在民主国度,任何政治领导人都不可能获得选民百分百的赞许,一般来说,能够获得60%的支持率已经是很稀罕了,只有在共产国家,才有所谓90%以上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支持率。因此,阿德恩虽然在国际上声誉不错,在国内还是毁誉参半,政治对手更是对她无情攻击。对她辞职表示惋惜的人认为,她是“最好的总理”,关心人民也具同理心;但对她下台表示高兴的人则认为,她把经济搞得一团糟,包括导致粮食价格飞涨。

最后一点其实是所有民主国度的政府最伤脑筋的问题。民众不论遇上什么问题,有什么不满,几乎都会怪罪到政府头上。现在全世界的通胀问题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在一个高度全球化的世界,没人能躲得开通胀。但民众在通胀压力下,一般会怪责政府无能,不能管控物价,或者拒绝用他们认为可行的方法管控物价。

反对党更不会放过这种批评执政党的最佳机会。他们会指执政党一意孤行,不能体恤民众的痛苦,不管低收入群体的死活。在新加坡的情况下,反对党必然会指政府:执意调高消费税一个百分点;不实行日需品免消费税;不动用更多的储备金净投资回报贡献(NIRC)来应急;不降低组屋售价;不提出更大的赤字预算案等等。

新西兰的情况也一样,所以,即便是口碑甚佳的阿德恩,也要遭到部分选民的唾骂。据报道,她的抗疫政策也遭到极端反疫苗群体的抵制,有些极端分子甚至恫言要她的命,对她的人身安全构成极大威胁。

另一个看来也很重要的因素,是新西兰前总理(1999年至2008年)海伦·伊丽莎白·克拉克所提出的。她针对阿德恩宣布辞职发表个人看法说:“历来当总理者都得承受极大压力,但在这个社交媒体时代,阿德恩所遭受的仇恨与恶毒攻击与谩骂,就我的经验来说,是在新加坡前所未见的。我们的社会现在应该反省,是否要继续容忍这种过度的两极化,社会的这种极化已使政治越来越叫人视为畏途。”

失控的社交媒体,以及分化的社会,听起来很熟悉。是的,这几乎就是今天民主社会都染上的恶疾。政治也因此变得越来越脏乱。社交媒体泛滥,就像一个社会枪支泛滥,人人可以肆无忌惮地动用语言暴力,伤人或杀人,而无须负起任何后果和咎责。新加坡政府及时出台了《防范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POFMA),确实有利于避免本地网络生态也陷入混乱失控的局面。

说回阿德恩,她个人的行为或许会被自由主义者视为典范,但在保守主义者看来则是离经叛道。其实,她不仅被国内保守势力攻击,连美国的右翼势力也没有放过她。她辞职的消息一传出,美国右派有线电视福克斯新闻的一名节目主持人塔克·卡尔森便趁机嘲讽,称她是长着兔牙的女人和中国的傀儡。真是人言可畏!

一个女人同时要挑起家庭和国家的重担,谈何容易?因此,虽然阿德恩现年只是42岁,但担任总理五年半下来,经历种种危机,所承受的身心压力之大,难以想象。说自己现在已经没有足够精力来处理国事,应该并非虚言。

最难得的,是阿德恩选择了适时自我引退。对政治人物而言,这是一件最难做到的事,因为迷恋权位乃人之常情,要主动引退非常之难。权位不单只是权位,除了虚名,还有很多实际的利益链条。坐上高位的人,绝少会觉得高处不胜寒;反之,因为享有诸多的特权或特别待遇,受到诸多的阿谀奉承,逐渐就会真以为自己是无可替代的。

急流勇退,只有智者能为,阿德恩算是做到了。至少,远非英国的前首相特蕾莎·梅和伊丽莎白·特拉斯可比。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热点关注新闻

延伸阅读推荐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21
联合早报中文网手机端服务